集團企業貨幣資金的貓膩

中證鵬元評級 中證鵬元評級
2021-02-20 15:22 348 0 0
集團型企業普遍存在“子強母弱”的情況,當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強,可以進行資金歸集的時候,容易導致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內部延申。

作者:高慧珂

來源:中證鵬元評級(ID:cspengyuan)

主要內容

除了貨幣資金造假、資金受限等情形,我們認為對于巨無霸型的集團企業,還需要從母子公司之間現金管理模式、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強弱角度,來判斷其貨幣資金的質量。集團型企業普遍存在“子強母弱”的情況,當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強,可以進行資金歸集的時候,容易導致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內部延申(典型案例:東旭光電、永煤集團、康得新)。當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弱時,流動性風險就會在集團層面積聚(典型案例:華晨集團、紫光集團)。

因此,對于集團型企業,需要考察母公司對子公司的控制力如何,集團是否通過各種形式進行資金歸集。對于“子強母弱、母公司控制力弱”的情形,應該在信用分析時多關注母公司層面。對于“子強母弱、母公司控制力強”的情形,尤其是當集團母公司流動性壓力大的時候,應注意子公司是否會受集團流動性風險影響。對于集團的資金歸集,可以通過要求企業提供貨幣資金存放銀行、存放地點等相關信息進行識別。當集團旗下有財務公司時,關注企業在集團財務公司的存貸款情況,判斷財務公司是否會成為集團流動性風險的傳遞樞紐。當母子公司業務經營所在地不同時,如果子公司的貨幣資金存放地位于非主要生產經營地區時,應關注是否存在集團母公司將資金進行歸集的情形。

正文

資本市場經常會出現公司賬上貨幣資金充裕,卻無法支付相對小額的分紅或者債券本息,進而引起市場的質疑,例如2019年輔仁藥業在一季度末貨幣資金18.16億元的情況下,卻未能按照原定計劃發放6000多萬元的現金分紅,近期導致債券市場震蕩的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集團”)、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永煤集團”)信用債違約事件,也屬于賬面資金量大卻無法按時支付信用債本息的情況。再聯想起同樣存在此類情況的2019年東旭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東旭光電”)、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康得新”)的違約,引起我們對巨無霸集團型企業貨幣資金中存在哪些貓膩的思考。

首先,最易想到的就是貨幣資金造假,企業賬上實際沒有那么多的資金,自然無法拿出資金用于償債;其次,我們會想到貨幣資金受限,這部分資金有既定用途,也不能用來償債。除了以上兩種情形,我們認為對于巨無霸型的集團企業,還需要從母子公司之間現金管理模式、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強弱角度,來判斷其貨幣資金的質量。集團型企業普遍存在“子強母弱”的情況,所以一般會認為母公司的償債能力容易被高估,但這是建立在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弱的條件上的。而更應該注意的是,當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強時,集團可以進行資金歸集的時候,就容易導致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內部延申,此時更應該關注強子公司受集團流動性風險的影響。

一、集團的資金歸集導致子公司貨幣資金潛在受限,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內延申。

影響較大的信用債違約主體東旭光電和康得新均或多或少是由于集團現金管理原因導致違約的,但兩者所在集團現金管理模式也有所不同,東旭光電所在集團是財務公司模式,康得新所在集團是現金池模式。

1.集團財務公司模式

集團財務公司指以加強企業集團資金集中管理和提高企業集團資金使用效率為目的,為企業集團成員單位提供財務管理服務的非銀行金融機構。財務公司由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監督,主要業務有對成員單位辦理貸款及融資租賃、吸收成員單位的存款、辦理成員單位之間的內部轉賬結算及相應的結算、清算方案設計、對成員單位辦理票據承兌與貼現、辦理成員單位之間的委托貸款及委托投資、對成員單位提供擔保、對成員單位辦理財務和融資顧問、信用鑒證及相關的咨詢、代理業務等。截至2019年末,集團財務公司已達253家,分布在石化、電力、鋼鐵、煤炭等傳統基礎行業和節能環保、文化傳媒、生物醫藥、高端裝備制造等新興行業,涵蓋國有、民營、外資等不同所有制背景的企業集團。根據中國財務公司協會數據,截至2019年末,財務公司資產合計7.02萬億元,負債合計6.02萬億元,2019年財務公司凈資產收益率8.63%,利潤率75.41%。風險指標方面,財務公司不良資產率為0.65%,資本充足率為19.78%,撥備覆蓋率為356.49%,流動性比例為63.31%、拆入資金比例為16.33%、投資比例為31.10%。

集團財務公司的主要功能是集中成員單位閑散的資金,再分配給集團內需要資金的單位,有效地減少沉淀資金,提高資金使用效率。但是,集團財務公司對集團內單位資金進行歸集,主要貸款對象也多是集團內單位,就可能使其成為集團內流動性風險的傳遞樞紐,一旦財務公司貸款對象出現流動性風險,很容易將流動性風險通過財務公司進行延申傳遞。

(1)東旭集團和東旭光電違約案例

2019年11月19日,東旭光電未能按時兌付16東旭光電MTN001A和16東旭光電MTN001B回售款和利息,總計20.10億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東旭光電賬上貨幣資金余額為183.16億元。此后,2019年12月2日東旭光電未能按時兌付16東旭光電MTN002回售款和利息,2020年5月19日未能按時兌付15東旭債本息。根據其2020年三季報,截至2020年9月30日,東旭光電賬上貨幣資金仍有94.65億元。

早在2019年11月19日東旭光電首次發生債券違約時,深圳證券交易所就對其發出《問詢函》,要求其解釋貨幣資金相關情況,及存在大額貨幣資金余額情況下卻未能如期兌付信用債本息的原因等。直到2020年7月25日,東旭光電才給予回復,回函中說明如下:截止2019年11月15日,公司及其下屬子公司持有的貨幣資金共計139.14億元,其中非受限資金81.58億元,包括在東旭集團財務有限公司(簡稱“東旭財務公司”)存款79.03億元,根據公司資金使用計劃,用于生產經營、研發投入及產線技術改造、償還有息負債、風險準備金等資金需求合計為78億元,預計非受限資金可滿足公司原資金需求。但是,由于可用備付資金81.58億元中恰包含其在東旭財務公司的存款79.03億元,而這部分資金在支取時受到限制,直接影響了公司的流動性。在債券本息兌付日期前,東旭光電向東旭財務公司提出支取20.10億元兌付資金,但被東旭財務公司告知,由于其流動性出現暫時困難,無法滿足公司提取資金的需求,導致公司在東旭財務公司的存款變成使用受限資金。

東旭財務公司是經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批準(銀監復[2016]444號)、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注冊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注冊資本50億元,其中東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東旭集團”)出資30億元,東旭光電出資20億元,于2017年1月開業。截至2020年6月23日,東旭光電在東旭財務公司的存款余額79.32億元,但是東旭光電未曾向東旭財務公司借款,因為財務公司日常對成員單位辦理貸款業務時,綜合考慮了東旭集團成員單位整體資金使用需求、上市公司貨幣資金相對充裕以及上市公司外部融資渠道通暢等因素,貸款優先服務于上市公司之外的其他成員單位,因此東旭光電在財務公司的借款為零。根據東旭光電回函內容,東旭集團是東旭財務公司的最大貸款客戶,東旭集團近幾年高速發展,出現了金融杠桿過大、管理不夠精細等問題,受國家經濟去杠桿并疊加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2019年以來流動性持續緊張,在公開債券市場違約后(2019年12月27日,東旭集團未能按時兌付16東集06本息,首次發生信用債違約,此后多只債券相繼違約),信用受到嚴重損害,多家金融機構及債權人集中采取了斷貸、抽貸及擠兌行為,加劇了流動性緊張的局面,由于東旭集團流動性風險向東旭財務公司延伸,導致東旭光電在東旭財務公司的存款支取受到限制。

可以看出,東旭集團自身出現流動性問題后,其作為東旭財務公司的最大貸款對象,將流動性風險傳遞給東旭財務公司。而東旭光電絕大多數非受限資金均存放在東旭財務公司,東旭財務公司出現流動性風險后,導致東旭光電存放的資金變成受限資金,無法支取,進而出現流動性危機。

(2)永煤集團違約案例

2020年11月10日,永煤集團發行的20永煤SCP003未按時支付本息,發生違約,后與投資者達成展期協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永煤集團賬面貨幣資金420.88億元,受限貨幣資金81.86億元,表面上看,永煤集團可動用的貨幣資金是充裕的,從2020年三季報看,截至2020年9月30日,永煤集團賬上貨幣資金仍有469.68億元。永煤集團控股股東為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豫能化”),豫能化旗下設有河南能源化工集團財務有限公司(簡稱“豫能化財務公司”),可以發現,因為集團財務公司的存在,很可能會與東旭光電情況類似,造成永煤集團資金潛在受限。豫能化財務公司是于2009年7月2日正式掛牌成立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注冊資本30億元,豫能化直接持有63.7%的股權,永煤集團直接持有6.3%的股權。

目前沒有公開資料可以獲得豫能化、永煤集團在豫能化財務公司的存貸款情況,但從其他方面,不難看出永煤集團資金被豫能化及內部單位對永煤集團資金的占用。例如,根據《永煤集團2020 年度第六期中期票據信用評級報告》,截至2020年6月末,永煤集團其他應收款(不含應收股利和應收利息)為155.98億元,主要是對豫能化下屬單位的拆借款及與內部各單位業務往來形成的應收賬款,關聯方對永煤集團資金有大規模占用。另外,豫能化集團層面,盈利能力弱的煤化工板塊侵蝕集團利潤,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豫能化資產負債率81.55%,還有大量非標融資,流動性壓力可見一斑。根據東旭光電案例經驗,豫能化集團層面的流動性風險很可能會通過豫能化財務公司,傳遞至永煤集團。根據永煤集團違約后的調研紀要,永煤集團的資金自2020年11月10日起不再由豫能化歸集,但是永煤集團的資金還是定期會到豫能化財務公司。

2.現金池模式

利用現金池模式管理集團資金的具體方式是:借助商業銀行服務,母公司在商業銀行開設母公司賬戶,子公司在母公司賬戶下開設子賬戶,每天商業銀行自動清零子公司賬戶,子公司賬戶原有結余作為對母公司的貸款劃歸母公司賬戶并收取利息。

2019年1月,康得新發行的“18康得新SCP001”與“18康得新SCP002”相繼違約,截至2018年9月30日,康得新賬上貨幣資金余額為150.14億元,從其披露的2017年年報看,絕大多數貨幣資金均是非受限的,賬上可用貨幣資金充足卻無法支付到期的債券本息。隨后康得新在發布的相關公告中披露公司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銀行存款余額為122.10億元,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與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康得集團”,為康得新的第一大股東)簽訂《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康得新加入了該協議,康得集團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開立集團賬戶,下屬企業(包括康得新)在同一支行開立子賬戶,賬戶資金集中采取實時集中方式,當子賬戶發生收款時,該賬戶資金實時向上歸集,子賬戶同時記錄累計上存資金余額,當子賬戶發生付款時,康得集團賬戶實時向下下撥資金完成支付,同時扣減該子賬戶上資金余額。《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允許現金管理服務網絡的參與主體選擇賬戶實際余額或應計余額的方式作為賬戶呈現余額,康得新選擇以應計余額入賬,作為貨幣資金下“銀行存款”進行披露,實際上其賬戶余額為零。

與集團財務公司模式類似,集團現金池模式同樣會導致子公司貨幣資金被集團或其他單位占用,造成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內部傳遞。康得新第一大股東康得集團在康得新違約前已經有多個跡象表明流動性緊張,例如,康得集團所持有康得新的股權質押比例處于高位,根據2019年康得新發布的《關于控股股東股票質押業務的公告》,康得集團已將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9.45%用于質押。

二、集團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弱,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層面積聚。

前文所述情況屬于集團母公司對子公司控制力強,且子公司現金流較充裕,可以概括為“子強母弱,母公司控制力強”,母公司通過資金歸集將資金集中,造成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內部延申、強子公司發生違約。與之相反,還有另一種情形,即“子強母弱,母公司控制力弱”,這種情況下,流動性風險就會在集團母公司集聚。近期典型的案例即華晨集團和紫光集團信用債違約案例。

2020年10月23日,華晨集團未能按期兌付私募債券“17華汽05”本息,發生實質性違約。華晨集團屬于典型的“子強母弱”集團,孫公司華晨寶馬汽車有限公司(簡稱“華晨寶馬”)的經營表現出強勁的盈利能力和充裕的現金流,但是華晨集團對華晨寶馬的控制力極弱。根據中證鵬元此前的報告《子強母弱下割裂的信用—華晨集團違約點評》,華晨集團持有旗下港股上市公司華晨中國汽車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中國”)42.32%的股權,華晨中國持有華晨寶馬50%的股權,港股上市的華晨中國并未將華晨寶馬并表,表明華晨集團對華晨寶馬的實際支配能力更弱。貨幣資金方面,根據華晨集團披露的2020年半年度報告,截至2020年6月30日,合并報表角度華晨集團貨幣資金為513.76億元,母公司角度貨幣資金僅117.42億元,疊加母公司角度有息債務規模大,短期償債壓力巨大,而華晨集團對核心孫公司控制力弱,孫公司現金流難以回流至集團層面,所以造成流動性風險積聚在華晨集團,導致其發生債務違約。

2020年11月16日,紫光集團未能如期兌付“17紫光集團PPN005”本息,發生實質性違約。紫光集團屬于控股型公司,合并報表子公司數量大,截至2020年6月末,納入公司合并范圍的各級子公司總計286家,較年初減少301家,母公司對各級子公司控制力弱。截至2020年6月30日,合并報表層面紫光集團貨幣資金515.63億元,母公司角度貨幣資金僅50.76億元,而母公司層面有息債務近幾年持續增長。與華晨集團類似,由于集團母公司對各級子公司控制力弱,造成現金流難以回流至集團層面,流動性風險在集團層面積聚。

三、集團企業貨幣資金貓膩的識別

綜上,影響集團企業貨幣資金質量的因素有三個:資金受限;貨幣資金造假;集團公司對子公司的控制力如何,是否進行資金歸集。明確受限的貨幣資金是可以在公司公開披露的相關資料中獲得的。貨幣資金造假的識別在2019年康得新、康美藥業造假事件后已經引起市場的高度重視。貨幣資金造假的識別可以通過兩個途徑:其一是關注存貸雙高的現象,即公司在貨幣資金充足的情況下,仍在高息借款,通常存貸雙高可以通過觀察公司貨幣資金占總資產的比重和公司資產有息負債率(即有息債務/總資產)兩個指標,如果這兩個指標連續3年均高于20%,就應對公司的貨幣資金高度關注;其二是將公司貨幣資金利息率與銀行存款利率進行比較,如果公司的利息率嚴重低于銀行存款利率,那么就應注意是否存在虛增貨幣資金或者挪用貨幣資金的可能。

對于集團型企業,還需要考察母公司對子公司的控制力如何,集團是否通過各種形式進行資金歸集。對于“子強母弱、母公司控制力弱”的情形,就應該在信用分析時多關注母公司層面,通過合并口徑來考察母公司的信用風險水平可能容易造成低估。對于“子強母弱、母公司控制力強”的情形,尤其是當集團母公司流動性壓力大的時候,應注意子公司是否會受集團流動性風險影響。對于集團的資金歸集,可以通過要求企業提供貨幣資金存放銀行、存放地點等相關信息進行識別。當集團旗下有財務公司時,關注企業在集團財務公司的存貸款情況,判斷財務公司是否會成為集團流動性風險的傳遞樞紐。當母子公司業務經營所在地不同時,如果子公司的貨幣資金存放地位于非主要生產經營地區時,應關注是否存在集團母公司將資金進行歸集的情形,例如康得新注冊地和主要經營活動所在地為江蘇省張家港市,但其大額貨幣資金存放地為北京銀行西單支行。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資產界立場。

本文由“中證鵬元評級”投稿資產界,并經資產界編輯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原標題: 精選報告|集團企業貨幣資金的貓膩

中證鵬元評級

中國最早成立的評級機構之一,擁有境內市場全牌照及香港證監會頒發的“第10類受規管活動:提供信貸評級業務”牌照。

25篇

文章

1.9萬

總閱讀量

特殊資產行業交流群
廠家證券
推薦專欄
更多>>
  • 法治揚帆
    法治揚帆

    傳播法治文化,弘揚法治精神,倡導法治思維

  • 北京法拍房資訊
    北京法拍房資訊

    關注"鯨拍房"可查看全國所有法拍房信息!可查看【法院拍賣公告】【歷史成交記錄】【成功交付案例】【新出法拍房源】【法拍房專業知識】【拍賣全部流程】,定期舉辦法拍房講座,可提供法拍房深入調查報告!

  • 金誠同達
    金誠同達

    金誠同達成立于1992年,總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合肥、杭州、南京、成都、西安、沈陽、濟南設有分所,并在日本東京設有辦事處。今天,金誠同達已發展成為中國境內極具規模、最富活力的律師事務所之一。 在諸多業務領域,金誠同達都已成為行業里的領頭軍,能夠為客戶提供全方位、多層次、個性化的優質法律服務,業務范圍涵蓋公司設立與合規、資本市場、金融、保險、信托、房地產、項目融資、基礎建設、PE/VC、資產管理、并購、稅務、知識產權、互聯網、反壟斷、勞動法、訴訟與仲裁以及境外投資、外商投資、國際貿易、WTO爭端解決、跨境爭議解決等。

  • 國朝說
    國朝說

    關注信托,關注風險!

  • 評級的藝術
    評級的藝術

    這是個旨在以評級為起點,以知識升級為手段,以完善自我認知為目標的原創型公眾號。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僅代表個人日常所思。特邀業內同仁供稿(免費),讓我們拿著賣白菜的錢操賣白粉的心,提升風險評估防控能力,共同維護國家金融安全。微信公眾號: Rating-Utopia

  • 債券民工
    債券民工

    做債,我們是認真的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資產界公眾號

資產界公眾號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

中文字幕不卡在线视频乱码,中文字幕无码日韩专区,中文字幕乱码免费

欧美亚洲综合网 亚洲日韩综合网